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书香郁 > 历史 > 韩四当官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团聚(二)

韩四当官 第四百九十五章 团聚(二)

作者:卓牧闲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3-21 16:00:45 来源:全本小说

书香郁小说网 GIYS_CN,最快更新韩四当官 !

琴儿虽然早晓得韩四做上了大官,她也由此变成了五品宜人,但从未像今天这般觉得自个儿真是个官太太。早上一进固安城,收到消息的固安县太爷竟带着夫人前来恭迎,甚至想邀请她和娃去驿馆歇息,打算摆酒接风。

离娃他爹那么近,她岂能在城里停留,好在这些事不用她出面,晓得她不愿意在县城耽误的费二爷帮着婉拒了县太爷的好意,没想到县太爷又执意相送。

净道的衙役在前头打着七棒锣,喊着“军民人等齐闪开”,随行的衙役喊着“君子不重则不威”,她和幺妹儿乘坐的马车就这么跟在县太爷的轿子后头穿城而过,从县城东门赶往河厅衙门所在的祖家场。

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礼遇,从来没如此风光过,再想到马上就能见着日思夜想的娃他爹,琴儿是既激动又紧张,紧紧地搂着趴在窗边偷看的儿子,紧张地问:“柱子,晓不晓得还有多远?”

跟着马车小跑的柱子一样激动,扶着车厢道:“余叔刚打听过,前头就是道署,过了道署就是都司署,过了都司署就是祖家场了,也就两三里。”

“二爷呢?”

“二爷在前头,二爷换轿了,县太爷说城外的路不平,生怕他老人家这么大年纪经不住颠簸,出城时特意差人帮他老人家雇了顶轿!”

县太爷在前头带路,幺妹儿同样从未如此风光过,禁不住笑道:“嫂子,这位县太爷也太客气了,就这么点路还非要送,想想怪不好意思的。”

斜坐在车夫身边的余有福忍俊不禁地说:“幺妹儿,这不是客气,这是县官不如现管!要是搁巴县,他才不会这么客气,因为你四哥管不着他。但在这儿就不一样了,你四哥虽是河道的官,可只要想管一样能管着他!”

“余叔,这么说我四哥的官比县太爷大?”

不等余有福开口,柱子就咧嘴笑道:“咋又问这个,在家时不晓得跟你说过多少回,四哥是正五品同知老爷,县太爷只是正七品的官职,五品自然比七品大!”

余有福去过京城,也曾随韩四去过泰州,见过大世面,不禁笑道:“柱子,一般的知县是正七品,但京县知县可不是正七品,而是正六品。不过固安不算京县,前头那位县太爷虽是从五品顶带,但事实上做得还是正七品的官。”

琴儿脑子里想的不是这些,想到几年没见,不晓得娃他爹的样子变化大不大,又抚摸着儿子的头叮嘱道:“狗蛋儿,等会儿记得叫人,见着你爹一定要叫。”

从巴县来直隶的这一路上,大人有一个算一个全折腾坏了,连身强力壮的柱子都因水土不服害了一场病,反倒是狗蛋一点事儿没有,竟回头道:“爹爹爹……”

“好啦好啦,又没让你这会儿叫,等见着你爹再叫!”看着儿子懂事的样子,琴儿又情不自禁地搂着亲了一口。

“娘,我还要吃糖葫芦。”

“忘了二爷咋说的,糖不能多吃,吃多了牙不好。”

“我要吃嘛,我要……”

“别闹了,听话。”四哥在信里叮嘱过,对娃不能太溺爱,琴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幺妹儿赶紧把柱子在城里买的糖葫芦藏了起来。

二人正忙着哄闹着要吃糖葫芦的狗蛋,县太爷的仪仗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只听见关班头家的老三关小虎在前头兴高采烈地喊道:“嫂子,四哥来了,四哥来接我们了!”

“真是四哥,嫂子,四哥骑马来的!”余有福家的老二余铁锁也激动地大呼小叫道。

琴儿欣喜若狂,急忙掀开帘子探头望去,只见一个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翻身下马,把缰绳往县衙的一个差役手里一塞,朝刚下轿的县太爷拱拱手,隐约听见像是道了一声谢,随即拍拍迎上去的柱子肩膀,同柱子一道往马车这边跑来。

“琴儿,琴儿,我来了,我接你们了!”

“四哥,四哥……”

琴儿有千言万语想对娃他爹说,可真正见着了却激动得泪流满面,一句也说不出来。韩秀峰一样热泪盈眶,就这么紧扶着车窗紧盯着日思夜想,想着想着都快想不起长什么样的发妻,哽咽地说:“来了就好了,来了就好。”

“狗蛋,这就是你爹,快喊爹啊!”幺妹儿缓过神,急忙把狗蛋抱出马车。

小家伙在路上被娘和姑姑不知道教了多少次,可猛一见着韩秀峰这个之前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紧搂着姑姑的脖子,忽闪着大眼睛好奇地盯着看。

韩秀峰反应过来,心想这就是我儿子,赶紧伸手去抱,可小家伙依然死死搂着幺妹儿的脖子不松,只能擦了把泪笑道:“狗蛋,我是你爹啊,狗蛋乖,让爹抱抱。”

“狗蛋听话!”琴儿也缓了神,急忙摸出糖葫芦,递出马车道:“狗蛋乖,让你爹抱就给你糖葫芦吃。”

小家伙虽认生,但终究小,抵御不住糖葫芦的诱惑,犹豫了一下松开小手去接糖葫芦,韩秀峰趁机把他抱到怀里,一边亲着一边激动地说:“狗蛋,我真是你爹,我家狗蛋最乖最听话了,赶紧叫一声爹,以后不但天天都有糖葫芦吃,爹还带你去骑大马!”

小家伙急着吃糖葫芦,被亲得很不耐烦,正使劲儿挣扎,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信里千叮咛万嘱咐不能事事都依着娃,说啥子慈母多败儿,可见着了竟如此溺爱。”

韩秀峰缓过神,连忙回头道:“二爷,对不住,刚才太激动,都忘了跟您老打招呼……”

“一家人不说两句话。”费二爷微微一笑,旋即提议道:“志行,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你先上车,等到了衙署我们再细谈。”

“也好,”韩秀峰同样觉得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去跟固安知县道了声谢,让固安知县先回去,然后抱着娃爬上马车,让匆匆追来的大头在前头带路,领着众人直奔祖家场。

幺妹儿很懂事,爬上费二爷原来乘坐的那辆马车。

韩秀峰就这么放下帘子,一手抱着娃,一手搂着羞得面红耳赤的发妻,一脸歉疚地说:“琴儿,委屈你了,让你和娃在家等了那么久,还让你和娃千里迢迢来这儿。其实我一样想早点回去跟你和狗蛋团聚,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好几次告病都没回去成……”

“四哥,我晓得,我不委屈。”琴儿依偎在他怀里,泪流满面,感觉像是做梦。

一别三年多,琴儿变化很大,不但比记忆中丰盈了,而且多了几分女子的韵味,韩秀峰情不自禁亲了一口,随即看着正津津有味吃糖葫芦的儿子,感叹道:“狗蛋比我想象中白净俊俏,比想象中还要懂事,把他拉扯这么大,苦了你了。”

“那么多人帮着带,苦倒是不苦,就是……就是想你。”琴儿实在羞于出口,急忙换了个话题:“四哥,狗蛋都会背《三字经》了!二爷教的,他谁都不怕,就怕二爷,在家时天天背,连我和幺妹儿都跟着学会了。”

“是吗,比我小时候出息,我像他这么大那会儿,听我哥说还光着屁股满地跑呢。”

“他这是胎投得好,一生下来就享福。要是生在平常人家,哪念得起书,更别说请举人老爷教授了。”

“是啊,我们小时候没享过的福,他帮我们全享了。”正说着,外面传来了大头和柱子的笑声,再想到川帮的姜六和猴子好像也跟着一道来了,韩秀峰禁不住问:“琴儿,你们来得好快啊,你们是哪天接到我托日升昌往家捎得信的?”

“你的信都是日升昌捎的,四哥,你说的是哪一封?”

“让你们来的那一封。”

“你往家捎过让我和狗蛋来这儿的信?”

“嗯。”

想到娃他爹一样想自个儿,琴儿心里美滋滋的,羞答答地说:“四哥,那封信我们没收到,我是听日升昌的掌柜说你从江苏调到了直隶,听我爹和二爷说离京城不远,就……就跟我爹说要带狗蛋来的。”

“原来如此,我说你们咋来得这么快呢。”韩秀峰想想又问道:“家里还好吧。”

“好,家里都好,来前我回了趟走马,爹娘婶娘和大哥二哥他们非让我给你捎东西。想着这么远的路,担心不好带,别的东西没要,就带了点腊肉腊肠。”琴儿拿出手帕帮狗蛋擦了下嘴,接着道:“道署、府衙和县衙的那些人晓得我和狗蛋要来直隶,个个都想跟着来。我爹晓得他们是想沾你光,晓得你做官也不容易,说到最后就挑了几个可靠的,别的全拦住了。”

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老家的人想来沾光也在情理之中,不然那些个官老爷的家人也不至于动辄上百。

韩秀峰笑了笑,不无好奇地问:“那这次来了多少人?”

“十三个,除了镇台衙门的何建功,你应该全认得。”

“哪十三个?”

“我和狗蛋从来没出过这么远门,现而今外头又不太平,二爷不放心,非要亲自送我们来。可他老人家年纪大了,所以我爹和关叔就去问余叔,余叔不但一口答应送我们来,还把他家铁锁带上了,他们爷儿俩不打算回去了,打算以后就跟着你当差。”

琴儿顿了顿,接着道:“柱子和幺妹儿不是马上要成亲吗,我爹本来没打算让他俩来,可二爷说幺妹儿今非昔比,也算半个官小姐,要是就这么嫁给柱子,会被人家笑话的。我爹觉有道理,就让他俩一起来了,离老家远点,在这边成亲,不会有那些闲话。

关叔家的小虎你是晓得的,他见柱子和铁锁都来了,天天缠着关叔非要跟着来。县衙刑房王经承是我们的媒人,你不在家的这几年,逢年过节我爹都帮着给王经承家送礼的。他家老三捐了个监生,想跟着来谋个差事,我爹只能答应。”

拢共十三个人,实在算不上多,韩秀峰并没觉得老丈人这样的安排有啥不好,禁不住笑问道:“还有呢?”

“道署兵房周经承的侄子周长春,府衙快班秦班头家的老五秦如广你是晓得的,别人要来我爹可以拦着,他们要来我爹不能不让。”

都是以前在巴县混生活时关系不错的朋友,韩秀峰忍俊不禁地说:“见柱子要来,听说连大头都做上了官,所以古榫不愿意在家做棺材了,郑元宝也不愿意在家扎纸人了,全想着来我这儿混个一官半职?”

“他俩是你的老街坊老邻居,我爹说要是不许他们来,街坊邻居会骂你忘本的。”琴儿无奈地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四哥,听我爹说川帮的姜六和猴子说是来投奔大头的,其实是在巴县呆不下去了,借这个机会逃命的。”

“咋就呆不下去,难不成他们又跟茶帮打架,又闹出了人命?”

“打架倒没有,我爹说还是大头的事,大头以前不是打死过一个人吗,有人说被打死的那人的几个兄弟,被茶帮赶回茶陵老家之后全投了军,全做上了官。我爹让我给你捎了封信,你得空看看信就晓得了。”

吴家几兄弟居然投了军做上了官,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过韩秀峰也不是很担心,毕竟这儿是直隶不是湖广,就算在湖广吴家兄弟也只是武官,并且官做得也不会大到哪儿去,他们要是怀恨在心敢轻举妄动,收拾他们真不是啥难事。

韩秀峰摸摸嘴角,想想又问道:“镇台衙门的那个何建功又是咋回事?”

“你不是让日升昌和我爹帮向帅麾下的那些同乡往家捎信捎银子吗,我爹帮着捎了几回,这一来二去跟镇台衙门的那些副将、游击、都司、千总就熟了。何建功他爹以前好像是镇标左营的游击,是最早被调去广西平乱的,结果运气不好在广西战死了。朝廷念他爹忠勇,给他赏了个难荫千总。可他家穷,没银子来京城投供,一直都没投军,我爹说他就算来京城投供也不一定能补上缺,见他可怜就让他一道来了。”

韩秀峰心想你爹让何建功来可不只是可怜何建功那么简单,而是借这个机会跟镇台衙门,尤其镇标的那些副将、游击、都司、守备交好。再想到道署、府衙和县衙都有人来了,韩秀峰不禁笑道:“你关照我,我关照你,在外头有人关照,在家一样有人关照,这样挺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